McCulloch v. Maryland

McCulloch v. Maryland

〈美〉麦卡洛克诉马里兰州案 美国最高法院于1819年以7比0作出裁决的一起案件。此案是首席大法官约翰·马歇尔〔John Marshall〕所作出的最重要和最具雄辩力的判决之一,它确立了美国宪法必要和适当条款〔Necessary and Proper Clause〕的内涵,决定了联邦政府与州之间的权力分配。其涉及的具体问题是美国国会设立美国第二银行〔Second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的权力和州对联邦政府机关征税的权力。自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1791年倡议创立美国第一银行〔Firs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始,国会特许设立公司权力的合宪性一直为争论的焦点。国会中的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和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内阁中的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反对此项议案,认为其没有宪法授权。但国会和华盛顿倾向于汉密尔顿,汉氏通过对宪法的宽泛解释论证了其合理性,国会遂特许设立了为期20年的银行。1811年杰弗逊主导的国会主要以宪法为根据拒绝重新授予特许,第一银行寿终正寝。然而,接下来5年的通货和经济混乱,尽管国会仍处于杰弗逊控制之下,国会自己否决了自己,于1816年又特许建立了美国第二银行。虽然如此,众多杰弗逊主义者仍继续反对此银行,他们视此银行为违宪,否认其经济必要性。包括俄亥俄州〔Ohio〕、肯塔基州〔Kentucky〕、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马里兰州〔Maryland〕、北卡罗来纳州〔North Carolina〕和佐治亚州〔Georgia〕几个州通过了对此银行分行征税的法律。1818年马里兰州的一项法律规定对在该州经营而「没有为立法机关特许」的所有银行征税。由出纳员〔Cashier〕詹姆斯·麦卡洛克〔James McCulloch〕领导的第二银行的巴尔的摩分行〔Baltimore branch of the Bank〕拒绝纳税。巴尔的摩县法院〔Baltimore County Court〕认定此州法合宪。此后,马里兰州上诉法院维持了这一判决,此案以纠错令〔writ of error〕最终上诉至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宣布马里兰州规定征税的法律违宪,因而无效。在为全院撰写的判决意见中,马歇尔首先考察了「国会是否有设立银行的权力」问题。为了回答这一问题,他分析了联邦的本源和性质。与杰弗逊主义者倡导的联邦政府是州协定〔compact of the states〕的产物,因而只享有具体授予和有限权力的联邦本源理论相反,他认为美国宪法是交由人民并经选举的制宪会议批准,因而「联邦政府直接源于人民」、「以人民名义设立」。马歇尔以清晰而有力的语言阐明:「联邦政府…明显且真正为人民之政府,无论其形式和实质都源于人民,其权力由人民授予,联邦政府为人民之利益可直接对人民行使此项权力。」马歇尔承认联邦政府是仅享有列举权力之政府,且只能行使授予它的权力,但他认为毫无疑问「联邦政府尽管权力有限,但在其活动范围之内权力最高」。他分析认为尽管特许设立公司的权力并非具体列举的权力,但宪法中也没有否定该权力的规定;他进一步分析说联邦政府并非由复杂的法典所创设,企图详尽规定以满足各种紧急需要完全是徒劳。相反,美国宪法只勾勒出联邦政府结构和权力的总体框架,其中只确立了它的最重要目标,而它的其余权力皆「从目标本身的性质推演而出」。他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决不应忘记,这正是我们正在阐释的宪法。」以此为前提,马歇尔进一步论证了创立美国银行的正当性。美国宪法已授予了联邦政府诸如征税、借贷、管理商业、宣战等权力,美国国会应当享有行使这些被委任权力的方式,此正是国家最大的利益。美国银行是实施国家财政政策便利、有益和必需的工具,因为美国宪法已赋予国会「制定为执行上述各项权力所必要而适当的各项法律」的权力,美国银行合宪。马歇尔反对杰弗逊州权派所倡导的对宪法作严格解释的观念,他认为这将使宪法不能发挥作用。马歇尔继而分析了马里兰州是否没有违宪而对美国银行分行征税问题,由于根据美国宪法第六条的最高条款〔Supremacy Clause of Article VI〕的规定:美国宪法和联邦法具有最高效力,优于州法律,因而尽管州征税权十分重要,但仍应受美国宪法的制约,一州无权对其统治权所不能及的事项征税。马歇尔指出「征税权涉及破坏性权力」。如果一州有权对银行征税,它也可以对其他联邦政府机关征税。美国最高法院的此一判决引发了许多争议,反对银行者仍继续论战;此一判决的反对者也指摘马歇尔对联邦政府权力的宽泛解释。麦卡洛克案中银行的胜利被证明是短命的,伴随1828年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当选为总统,作为一种政府运动的州权取得胜利,杰克逊总统反对此案的约束力,1832年他以宪法为根据否决了再特许设立银行的议案。尽管如此,马歇尔对必需和适当条款的宽泛解释和他对联邦政府本源和性质的观点取得了很大胜利。美国内战使杰弗逊主义统治走向末路,使州权派名誉扫地。随之而来的宪法革命将美国带上国家主义的方向。在20世纪此案迅速成为联邦政府广泛介入经济毫无争议的宪法基础。


专业法律词汇 词条贡献者
译员Terris,毕业于国内一流的高级翻译学院,擅长翻译有关文旅和酒店领域的法律文件。